首页 >
  她只管放火不管灭火。  太夫人更是抱着她哭个不停。  卿钦也从他错愕的表情中意识到自己话不中听:“都是皮肉伤,等会给你商量赔偿。不过还是劝你一句话,有话好好说,不要一时冲动就动手,不小心反折自己的手,可不就是活该吗?”  裴辰阳跟打开了话匣子一样,源源不绝地说:“你现在不愿意嫁给我,那我以后每年送你一个戒指,总有一天会有答应的一天吧?到时候,我算算能有几枚。”   裴逸白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,被冰淬过的俊脸沉得惊人。   因为得喊爸妈!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”   言罢,沈姝宁又对严力以及严正使了眼色,这次若是没有严家兄弟帮衬,她也没有现在的底气。  他已经化为人形,怀里紧紧抱着自己的龙髓,疼得身体止不住轻微抽搐。  无奈的是,两人最后高考分数太低,还是被家里扔去国外待了大半年,总算是压线过了申请学校的雅思分数。  一秒钟后,他将豆芽抱出来,顺手拿了一件自己的大衣给他裹上,走向房间门口。   这才是他的目的。   徐老太太昨天将她的前婆婆领进来,完全是出于好心,也没有错误的地方,她完全可以不必要做这种事。  双……双胞胎?   “哎,小悦,这汤……”   他简直恨不得给自己一拳。   可是,此刻裴逸白活生生的人告诉她,自己的忍耐是对的。  带回来一个小傲娇,女儿还乐滋滋地要留下他,裴辰阳后悔了。   七宝会参加交流会的消息,迅速地传送到了主办方的办公室里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